奇点小说网

96谢谢你,我最好的爱人(大结局)

你那么甜呀 圣妖 8882字 2021-2-10 14:05

  厨房间里忙活好后,徐妈妈将菜都端出去,徐子易这会没有半分欢喜,心里除了后悔之外还是后悔。

  天色已暗,修车的居然找不到这里,还在兜兜转转。

  韩凌阳跟他们一直在打电话沟通,可这儿很偏,就算开了导航也很容易开错。

  徐子易将客厅的灯亮起来,房屋是自家造的,客厅很大很大,她走到外面,盯着韩凌阳的背影道,“吃晚饭了。”

  “好。”他挂了电话,转过身跟着徐子易进屋。

  徐妈妈热情地招呼着,还拿出了家里的雪碧,徐子易特地拿了个新碗给韩凌阳,筷子也挑了最干净的一双给他。

  徐爸爸高喊了一声名字,徐子易的弟弟捧着手机出来了。

  他即便是坐到了餐桌上,都在看手机,徐子易冷着脸,不搭理他。男生也不怕她,反正都被她发现了,再说她敢把他手机砸掉吗?

  徐子易给韩凌阳倒了杯雪碧,一家人都坐定下来。

  韩凌阳真饿了,今天中午就没吃到饭,是用车上唯一一包饼干垫了肚子的。

  “你是哪里人呀?”徐爸爸在桌上忍不住开口。

  韩凌阳照实回答,徐爸爸不由赞道,“那是个好地方啊,有钱人特别多。”

  徐子易将一碗鸡汤端过来,放到两人面前,“爸,吃饭的时候少说话吧。”

  “你真是的,这是你同学,那也就是你朋友了。”

  徐妈妈坐在徐子易的身边,不经意挑起个话题来。“子易,你这手究竟怎么回事啊?之前问你总是不肯说,好好的怎么骨头成这样了?”

  徐子易看到韩凌阳喉间轻咽下,就要说话,她赶紧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我都说了是我不小心摔的。”

  韩凌阳朝她看看,徐妈妈才不信。“摔能摔成这样?”

  “我自己不小心砸到的。”

  韩凌阳觉得他还是应该说实话,毕竟那件事因他而起,徐子易看得出他想开口,干脆踩住了他的脚。“怎么不能了?”

  “是在学校吗?”徐爸爸连忙问道。

  徐子易已经猜到徐爸爸接下来要说什么话,她心里紧张的不行,“不是!”

  “那真是的……要是在学校的话,学校有责任的……”

  这话摆在明面上,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要在学校出事,他们就能找学校算账,怎么也能要到点赔偿的。

  徐子易握住筷子的手在发抖,韩凌阳就坐在边上,她不好发作,可这席话里的意思,韩凌阳不可能听不出来。

  徐子易扒了口米饭塞到嘴里,奶奶坐在对面,要给韩凌阳夹菜,家里没有公筷的意识,奶奶怕夹过红烧鱼的筷子不干净,在嘴里抿了下后夹了块排骨就要起身。

  “奶奶,他自己要吃什么就让他自己夹,他也不喜欢吃排骨。”

  奶奶听了,只好将排骨放到自己碗里,徐子易示意韩凌阳多吃鸡肉,摆在他手边的菜没有被别人碰过。

  “妈,这次我去学校,你多给我五百块钱。”

  徐子易忍着口气,瞥了弟弟一眼,想让他闭嘴。

  “多五百?你干什么呢?”

  “换季了,我不要买新衣服吗?没衣服穿!”

  徐妈妈脸色垮下来,“去年的衣服都是新的,怎么就不能穿了?”

  “都说是去年的了,那是旧的!”

  男生看了眼徐子易,知道这会有客人在,她不敢拿他怎样,“姐,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花你的钱,我问妈在要呢。”

  这家里哪还有什么钱?不都是靠着她平时寄回家的吗?

  徐爸爸用筷子在碗上轻敲了下,“行了行了,别敲了,有客人在呢。”

  韩凌阳不好插嘴,他也不知道他还能说什么。

  晚饭吃到一半,韩凌阳也觉得饱了,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他赶紧接通。

  “喂,好,到了是吗?我马上过来。”

  徐子易跟着放下筷子,韩凌阳看眼桌上的另外几人,“叔叔、阿姨、好婆,你们慢慢吃,修车队已经过来了,谢谢你们的款待,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那让子易送你去。”

  徐子易已经站起身,拿了长桌上的手电筒准备送韩凌阳出门。

  “别忘了我的球鞋,你答应我的。”弟弟生怕他忘,又提醒他一声。

  韩凌阳回头看了眼,“不会忘。”

  徐子易脸皮发烫,鼻子酸酸的,泪水瞬间逼出眼眶。要不是韩凌阳还在,她肯定就忍不住了,她确实不敢吵闹,她怕会被韩凌阳看到更多的不堪。

  徐子易打了手电筒跟在韩凌阳身后走,灯光照亮了一长条路,村上的狗叫声此起彼伏。

  她心头已经跟死灰一样,徐子易将韩凌阳送到村口,修车队的人将车停在路边,韩凌阳把车钥匙给他们,也大致描述下车子出现的状况。

  徐子易陪在边上,他朝她看了眼,“你先回去吧。”

  “这需要多久?”

  “很快的。”

  徐子易轻点下头,一会要是被村上人看见了,一传十十传百,还不知道要说成什么样。

  “车子修好后,告诉我一声。”

  “好。”

  徐子易说了声再见,转过身要走,她心里是有不舍的,她跟韩凌阳之间唯一的纽带,只可能是施甜,可她跟他之间,还是见一面少一面了。

  “等等。”

  徐子易忙停住了脚步。

  “你以后要是遇上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

  徐子易忍了一路的眼泪就这么滚落下来了,“我挺好的呀,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你听进去了就行。”

  “我……我走了。”

  “好,再见。”

  “再见。”

  徐子易逃也似地走了,韩凌阳出生至今,怕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吧?有些话他不好明说,又怕她实在辛苦,所以才开了这样的口。

  徐子易走到半道上,拐进了自家的田里,她坐在田埂上,将手电筒给关了。

  施甜接到电话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俞临惠和纪爸爸都过来了,正拿了大包小包的水果往冰箱里塞。

  施甜接通电话,“喂,子易。”

  那头没有说话声,只有哽咽的哭声,施甜吓了跳,忙起身走到阳台上,“子易,你怎么了?”

  徐子易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施甜在那边急得不行,“你到底怎么了?家里出事了吗?”

  “呜呜呜……”

  “你别吓我。”

  徐子易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她也知道什么叫同人不同命。她更加不会因为看到了施甜跟纪亦珩在一起,就天真地以为她也能冲着韩凌阳将心思说穿。

  他知道他高不可攀,可难道她就连偷偷喜欢他都不行吗?

  一顿饭,短短不过半小时而已,就让徐子易尝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

  她原本就只是靠着那一点暗恋的小心思在支撑着,工作再苦再累,可偷偷看看韩凌阳之前发的消息,再看看他朋友圈里弹琴的片段,她就觉得什么都是能撑过去的。

  可如今,这种简单的关系被蒙上了一层污垢,她想起来就心痛。

  施甜不再问了,就静静地听着她在电话里哭。

  徐子易哭到最后没力气了,自我平复之后,才沙哑着嗓音开口,“小狮子,你别担心我,我没事。”

  “真没事?”

  “嗯,就是家里的事有点烦躁,我一时想不开。”

  施甜轻叹口气,知道她的难处。“你要是碰到了解决不了的事,一定要告诉我,别自己硬扛。”

  “放心吧,我很好。”

  两人说了会话,徐子易这才挂断通话,施甜在朋友圈也看到了韩凌阳的动态,但她并不知道那里就是徐子易的家,更加不会往深处想。

  徐子易独自坐了会,这才起身,她擦干净眼泪,刚走出去两步,就收到了韩凌阳的微信。

  “车子已经修好了,我回去了。”

  她眼眶热热的,又想哭,“好。”

  “再见。”

  徐子易没有再回,抬头望了望天空,如果还能再见,那就好了。

  施甜怔怔地盯着屏幕看,有时候她想不明白,究竟是她有那样一个爸爸幸运些,还是徐子易有那样完整的家庭,更加幸运些呢?

  当然这种比较,也只能是她们之间的。

  施甜心里觉得沉重不少,只希望徐子易能赶紧碰到一个对她好的人。

  回到屋内,俞临惠将洗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甜甜,快过来吃。”

  “妈,您坐会吧,别忙来忙去的了。”

  “冰箱里我放了些菜,还有包好的饺子,冻起来了,你记得吃。还有还有,等珩珩不在家的时候,你到我这边来住,省的自己还要做饭……”

  施甜连连答应,于她来说,这样的幸福是她等了好久好久的。

  纪亦珩趁着这几天在家,带施甜去将婚纱照给定下来了,还定了结婚戒指。

  自从施年晟的事件过后,纪亦珩的热度越来越高,陆一乐求之不得,这也算因祸得福了。

  施甜的节目也做的有声有色,主编亲自开口,在会上提了让施甜签约爱酷的事。

  她当时也在场,有人问了一句,“做直播间的人有那么多,你怎么保证施甜就能做起来?”

  主编回道,“因为她切入点清奇,观众不喜欢老生常谈和太官方的话题,施甜从第一期至今的直播,哪一场不是人气爆棚?这就是她最大的优点,至少在我们公司,谁都及不上她。”

  施甜还是第一次听到主编对她有这样的评价,会后,她也顺顺利利签了公司。

  爱情大丰收后,事业也是出奇的顺利,现在施甜想要找嘉宾,再也不用像开始那样求这个等那个的了。

  下午就有一场直播,来的人在声咖界也是小有名气,起初是对方的助理主动找了施甜,说梁安跟纪亦珩合作过,希望能上一上爱酷的节目。

  施甜自然是答应的,就跟那边约好了时间。

  直播要涉及到的一些话题,施甜都会提前列了单子发过去,那边确定了没问题后,双方就去各自准备。

  施甜进了主播间,跟梁安打过招呼,两人坐在一起,梁安的目光不住在她身上扫着。

  开播后,施甜在前面做热场,每次都会有固定的几个人上来送礼物。

  “少奶奶今儿真美。”

  “少奶奶脸色红润喜洋洋啊。”

  “少奶奶洪福齐天!”

  施甜忍不住笑道,“你们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直播间内鲜花刷起来,火箭送起来,就算纪亦珩不说,施甜也能猜得出来这些是托。粉丝群里,不知道是谁想的主意,给纪亦珩起了个少爷的称号,这会这声少爷已经弄得人尽皆知,施甜自然而然就成了少奶奶。

  这几个‘托’混在粉丝里头,八成是纪亦珩身边的人,比如助理什么的。

  施甜开了场后,跟梁安互动,既然是嘉宾的直播节目,主角当然还是梁安。

  她让梁安先跟观众打招呼,然后才开始进入话题。

  当初施甜问了梁安的助理,直播的时候着重点想要在哪方面上,助理希望多提问提问梁安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施甜这会就按着对方的要求,让梁安谈谈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

  这说穿了,多少有点卖惨的成分在里面。

  梁安开始说她小时候的事,家庭不幸,从小嗓子就好,想要学唱歌,却没有学成。当年还想偷偷报考艺校,却被父亲抓回来打了一顿,关了整整一星期。

  总之她有今天的成绩,全靠自己的努力,是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

  梁安说到动情处,还擦了擦眼泪,施甜忙抽了纸巾给她。

  “我跟纪亦珩合作过,我真羡慕你,能找到那么好的靠山。”

  这话什么意思?这弯转得施甜真是猝不及防啊,她看了眼身侧的梁安,女人的第六感觉又是十分灵敏的,这意思不就是在说她全靠纪亦珩吗?

  施甜又不好在直播间跟她撕破脸,“羡慕吧?不过没办法,我在大学里就是一路被人羡慕过来的,我都习惯了。”

  梁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终究要照顾自己的形象,“所以说你这样呀,算是少奋斗了十年呢。”

  奶奶的,施甜居然没看出来她是这样一朵白莲花啊,明里暗里都在说她靠纪亦珩,想让人觉得离了纪亦珩,她什么都不是,是吗?

  这一看就是情敌了,想想啊,跟纪亦珩合作的时候靠那么近,施甜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的魅力,一来二去的把人家的魂给勾了。但纪亦珩偏偏又结婚了,这就成了典型的看得着摸不着,多气!多气!可不就逮着机会给施甜下绊子了嘛。

  施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梁安这一路走来真是不容易啊,其实当初要是家里人同意你报考艺校的话,你肯定会大有作为的。所以啊,还是因为没人,苦啊。”

  “不,我一点都不觉得苦,能靠自己多好,我很骄傲。”

  是,苦都被她诉完了,这会又说一点不苦,什么好处都要被她给得了。

  “那我跟你不一样,我这辈子的幸福都是纪亦珩给我的,我有很多需要靠他的地方,夫妻本就应该互帮互助……”

  梁安直接打断了施甜的话。“那你能帮纪亦珩什么呢?”

  “我能让他配偶一栏上永远不空白。”

  梁安一直保持面带微笑,说话尽量柔软不含任何攻击性,“说来说去,我还是羡慕你。”

  “羡慕着吧,世上没有第二个纪亦珩,他已经是我的了。”施甜带了几分玩笑的口气,又轻轻松松将话题扯开,梁安看到有人已经看出了她的咄咄逼人,留言带着几分不客气地指责,她要再不顺杆往下爬,就是在自己找死了。

  她原本就想让人都知道施甜能走到今日,靠的完全是纪亦珩罢了。没想到施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她也就只能闭嘴了。

  直播结束后,施甜将梁安送出直播间。

  施甜没有跟她多客气什么,径自去了休息间。

  爱酷的人将梁安送到外面,助理在边上,将外套递给她。

  “你刚才怎么回事啊?那些话是不是太有针对性了?”

  “有吗?”梁安套上外衫,不以为意道。

  “当然了,我都替你捏把汗。”

  梁安顺着台阶往下走,走到一半时,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正迎面走来。她不由停住脚步,纪亦珩看到她时,也停了下来。

  梁安赶紧打招呼。“嗨,纪亦珩。”

  “你好。”他规规矩矩跟她说话。

  “好久没见你了,有空一起喝咖啡吗?”

  “我刚才看了你的直播。”

  梁安干笑下,“我说的不好,有点紧张呢。”

  “确实说得很不好。”

  她面色变了变。“我还有工作,我先走了。”

  纪亦珩抬起脚步,上了一个台阶,“你要是不靠别人,上次那部剧怎么轮得到你配音呢?你嗓子太粗,其实不适合这一行。”

  梁安几乎是落荒而逃,如果你对一个人有好感,那他说的每个字都会被放在心上。

  施甜在休息区喝了整整一杯水,心头的怒火这才被浇熄。

  她回到办公桌前,拿了包,将电脑关掉,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施甜打了卡走出去,出了公司大门,准备去地铁站。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施甜来不及回头,脖子就被来人的手臂轻轻勒住了,这一下都快吓死她了,她不会是遭到了什么打击报复吧?

  施甜掐了把对方的手臂,纪亦珩吃痛,却也没有松开。“是我。”

  施甜抬头一看,将纪亦珩的手拉开后,一下扎进他怀里,“怎么是你啊?”

  “那你希望是谁?”

  “我没想到你今天回来啊。”

  纪亦珩拉着施甜的手往前走,施甜忙用力抱住了他的手臂,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你开车过来了吗?”

  纪亦珩轻摇头,“车子放在家里,你没开吗?”

  “我连驾照都没有好不好。”

  纪亦珩笑着揉了下她的脑袋,“我忘了,我是直接过来的,行李让人送回去了。”

  “让助理送的?”

  “是。”

  施甜很小气地拍了下纪亦珩的手臂。

  “怎么了?”

  “你把家里钥匙给她了?”虽说纪亦珩一再强调是助理,但毕竟孤男寡女的对不对,施甜心里一千万个担忧啊。

  “没有,我让她放门卫了。”

  这还差不多,施甜摸了摸纪亦珩方才被打过的地方。

  过去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地铁站,施甜脑袋在纪亦珩的手臂上蹭着。“走路好累的,背我啊。”

  “行啊。”

  施甜顿住脚步,等着纪亦珩弯下腰,他朝她看了眼,“你自己要是能跳上来的话,我就背你。”

  “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施甜差点脱口而出,瞧不起她矮是不是?

  纪亦珩笑着往前走了两步,一点腰都不肯弯呀,“来,跳上来。”

  施甜还就不信了,她将单肩背着的包斜跨着,她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加速往前冲,到了纪亦珩的背后,她使劲一跳。

  手掌摸到纪亦珩的肩膀了,但是力道不够,抓不住啊,她狼狈地往下滑,双脚还没挣扎呢,就落地了。

  纪亦珩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也太不行了,这点高度都上不去。”

  “什么啊!什么啊!”施甜不死心,原地往上蹦,更加不行了。

  “纪亦珩,你好歹走的是沉稳低调的路线,能不能不要笑得这么张扬?”

  “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我要背后长双眼睛的话,我肯定觉得更好笑。”

  施甜用手指使劲捅着纪亦珩的后背。

  “行了,我背你。”

  “不用了,”施甜也是个有脾气的人,“走,回家。”

  “我真背你,背你是我的荣幸。”

  “我已经不相信你了。”

  两人回到家里,施甜将纪亦珩行李箱里的东西收拾出来,然后去万达跟纪亦珩爸妈一起吃了个晚饭。

  再次回到家,洗完澡已经不早了,纪亦珩进房间时,看到施甜在床上站着。

  “不好好地躺着,干什么呢?”

  施甜听这话,不乐意了,“我为什么要好好躺着啊?”

  “你在床上不躺着,还能站着吗?”

  “纪亦珩,你流氓,你厚脸皮!”

  纪亦珩被逗得不行。“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脑子里想的,就是我想的。”

  “我脑子里在想你啊。”

  施甜弯腰拿起床上的枕头,冲着纪亦珩扬了扬,他上前两步,施甜朝他一指,“退回去。”

  纪亦珩乖乖往后走,施甜丢开了手里的枕头,“就在这站着。”

  “好。”

  施甜在床上跳了两下,然后起步、助跑,朝着纪亦珩就扑了过去。

  他生怕她摔着,赶紧张开双臂,施甜跳到他身上,两手圈紧他的脖子,额头都快把纪亦珩的下巴给撞碎了。她身子往下滑,施甜这次可不能放弃,她使劲全身力气往上爬,爬啊爬啊爬不上去,只能用腿夹住了纪亦珩的腿。

  对,是腿,不是腰,因为她就要掉地上去了。

  纪亦珩伸出一条手臂,圈紧了施甜的腰后将她往上提了提。她顺势发力,扭动着身子往上蹭啊磨啊,纪亦珩脸色微变,“不许再动了。”

  施甜也快没力气了,两腿紧紧夹着,不肯下去。

  纪亦珩手掌托着她,怕摔了她,施甜笑着凑到他耳边道,“网上有个热词叫‘盘他’,是不是就跟我这样的?”

  纪亦珩体内的火,是被施甜这话给彻底点爆的。他大步上前,到了床边想将施甜丢下去,但她双手圈紧不放,纪亦珩干脆压着她躺到了床上。

  施甜觉得她最近吧,脑子不够用,总是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

  比如说今晚,这火可不就是她自己点的嘛。

  纪亦珩这次回家能待得久一点,周五这天,他等到施甜下班后,接了她去往酒店。

  “爸妈已经到了。”

  “就是个生日嘛,在家过过就好啦。”

  纪亦珩发动了车子。“这可不一样,这是我们结婚后,你的第一个生日。”

  俞临惠和纪爸爸早就到了,在酒店的包厢里已经忙活半天了,施甜推开门进去时,满面吃惊,包厢内一看就是被精心布置过的,俞临惠也不怕麻烦,气球都是她让纪爸爸一个人打的。

  “妈,您不用这样大费周章……”

  “一点都不麻烦,甜甜,你过来。”俞临惠拉着施甜的手来到旁边,那儿摆着一张长形的桌子,用粉色带蕾丝边的桌布铺着,上面放满了礼物盒,满满都是啊。施甜不用数,大概扫了眼,最起码得有二十来个。

  “甜甜,你之前都没好好过过生日吧?没关系,以后每一年我们都给你过。这礼物都是妈给你补上的,你有多少个生日没有收过礼物,妈就给你补多少份。”

  施甜听到这哪还受得了啊,伸手抱住了俞临惠就要哭,“妈。”

  “不哭不哭啊,过生日要开心。”

  这事,俞临惠是瞒着纪亦珩的,就连亲儿子都没告诉。

  “妈,你一下送这么多,让我的礼物怎么拿得出手?”

  “那不一样,妈妈是妈妈,老公是老公,情意不一样。”

  施甜赶紧用手背轻拭着眼眶,“爸,妈,谢谢你们。”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先吃晚饭吧。”

  俞临惠对她是真好,总念着她一个女孩子孤孤单单长大不容易,总是心疼她。施甜心里就跟塞满了蜜糖一样,就连吃口辣的菜,都能吃出甜味来。

  回了家,纪亦珩和施甜坐在床上一起拆礼物。

  他也好奇啊,还不知道俞临惠都往里面塞了什么呢。

  施甜第一个就拆到个贵重的,“天哪,是周生生的锁骨链。”

  纪亦珩也拆了个。“这是什么?”

  “手链……”

  施甜拆到后面,都快不敢拆了,“妈怎么准备了这么多啊?我不好意思……”

  “她打小就喜欢女儿,你就满足满足她的心愿。”

  礼物真是各式各样都有,有睡衣,有鞋子,最贵重的当属一只手表。

  施甜将东西都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就连床上的礼物盒子都不舍得扔。

  纪亦珩切了水果拿到阳台上,施甜搬了张椅子坐到他身边,将脑袋轻枕在他的腿上。

  他手掌轻抬,掌心摩挲着施甜的后脑。

  “纪亦珩,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我?你看上我哪点呢?”

  纪亦珩很认真地想了想,“觉得你很有趣。”

  “哪里有趣?”

  “你千方百计混进去看我洗澡,还不有趣吗?”

  施甜磨了磨牙,轻轻在他的腿上咬,“我都说了,那是意外!”

  “但我记住你了。”

  “好啊,等以后我要生了女儿,我就这么教她……”

  施甜话说到一半,哎呦了声,纪亦珩手指轻扣在她脑袋上敲了下。

  “你打我,你不喜欢我了是不是?”

  纪亦珩笑着,弯腰在她发上亲了口,他薄唇一点点移到她的耳朵边,嗓音轻而柔,“我爱你啊。”

  这阵声音极具穿透力,穿过了施甜的耳膜,直击她的心脏。

  她双手紧抱着纪亦珩的腿,嘴上挂了满足的笑,“纪亦珩,我也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

  纪亦珩的手指穿过施甜的发丝,没有说话,她以为他没听到,又开了口。

  “谢谢你,我最好的爱人。”

  (全文完)

------题外话------

  亲们,我们的小短篇正式宣告完结了,到时候出版书会多更一章番外,敬请期待哦。(PS:番外有宝宝,也有徐子易和韩凌阳的再次见面)

  真的太谢谢大家一路来的坚持了,30万字说长不长,却是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而且这样的短篇比我写习惯的长篇更难写,真的都是靠着你们的留言和互动给了我信心的。

  妖妖休息一段时间后会来开新文的,等我哈

  不见不散~

  发个完结红包,没有领取过的亲们记得去抢呦~

举报
目录
设置
书架
书页

设置

  • 阅读主题
  • 正文字体浣 雅黑 宋体 楷书
  • 字体大小 18

目录

正文
01等等我,一起洗啊 02英雄救美,全班倒霉
03帅能当饭吃 04我是你的小心心
05她是我女朋友 06谣言满天飞
07别打扰我们 08后盾
09小助理上线 10有些话,羞耻的说不出口
11身边多了一个人 12明撩不易躲
13我到哪,你就跟到哪 14牵手
15投喂 16不能随便加好友
17是你男朋友吗? 18不要亲亲
19罗云熙的人 20得罪大神
21差点跟人跑了 22好看吗?
23打脸 24妖媚惑主
25小狮子炸毛了! 26原来他是喜欢我呀!
27吃个糖,甜一甜 28小不点
29撩人于无形 30争吵
31少年归来 32最大的情敌
33男女授受不亲 34骗到家里
35屋里藏了个人 36抱抱,举高高
37偷拍 38校园一霸
39打呀!打呀! 40大神出手
41借宿 42直播事故
43换人 44不速之客
45揭开旧伤疤 46我们是一对,谁都别想抢走他(精彩必看
47我有靠山,我怕谁?! 48情敌见面,来PK啊!
49送别 50最好的他和他
51初吻 52女朋友和一般女人的区别
53你的咸甜味道 54威胁
55幕后的推手 56我的,就是你的
57谈判 58被人看上了
59虐渣就要这么爽! 60大神,别冲动啊
61差点在房里捉住 62带女朋友一起出道
63上门寻仇 64太单纯
65哄哄她 66他会越来越好
67要不要,生米煮成熟饭? 68大神,我想和你生猴子
69就想见到你 70她是我心上的人
71偷拍 72没良心的小东西
73比赛黑幕 74吃醋
75专属于我的昵称 76你会被人抢走吗?
77一战封神 78不会再被人丢下
79再起灾难 80分手
81分手以后,第一次见面 82他对另一个人,那么好
83制造机会见面 84他想撩你,是不是?
85你就不后悔吗? 86你甩了我,还想我帮你?
87疼痛的吻 88最爱护着她
89跟大家介绍下,这是我女朋友 90强行替她搬家
91这个家,就差一个你 92我们结婚吧
93你好,纪太太 94婚后甜蜜蜜
95吸血的家 96谢谢你,我最好的爱人(大结局)
打赏
月票
评论